贵州十一选五近200期走势图

第三屆勞動經濟學會年會通知

史本葉:人口結構變化推動經濟轉型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吉林大學經濟學院 史本葉

 

近年來,我國人口紅利逐漸消失與人口加速老齡化并存,人口結構變化對經濟轉型的影響越來越大。與此同時,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正在向服務業主導型、消費主導型和創新主導型經濟轉變。產業結構調整對經濟增長方式轉變有顯著的推動作用,同時對人口結構變化也有較大影響。“十三五”將是我國經濟轉型升級的歷史節點和關鍵時期,人口問題是影響我國經濟轉型的重要變量。我國應從人口生育、勞動力供給、人力資源開發、消費型經濟發展等方面,積極應對人口結構變化對經濟轉型的影響。

 

我國人口結構發生顯著變化

 

人口生育率長期處于超低水平。計劃生育政策的限制和養育成本的提高,導致我國人口生育率長期處于超低水平。2000年中國婦女總和生育率為1.222010年降至1.18,東北地區的總和生育率更是低至0.75。“全面二孩”政策有助于人口生育率回升,但離婦女總和生育率達到人口更替的合理水平——2.1左右,還有很大差距。

 

勞動年齡人口持續下降并結構性分化。2012年,我國1559歲的勞動年齡人口數首次出現絕對數量下降,此后連年加速下降。其中,1534歲的青年勞動人口數量大幅減少,而3559歲的中老年勞動年齡人口數量顯著上升,勞動力市場結構性矛盾突出。同時,我國勞動參與率也呈持續下降趨勢,經濟活動人口數量加速減少,“用工荒”日趨常態化并向全國蔓延。

 

人口老齡化正在不斷加速。由于我國人口生育率持續較低,同時人口平均預期壽命延長,導致老年人口比重快速上升,人口老齡化進程逐步加快。20112015年,我國60周歲及以上老齡人口所占比重從13.7%上升到16.1%,數量達到 2.22億人。

 

人口紅利開始不斷衰減。隨著新出生人口的減少和老齡人口的增加,中國人口紅利拐點已經到來。2010年,我國人口總撫養比下降到34.2%的歷史最低水平,勞動年齡人口比重達到74.5%的歷史最高,人口紅利集中釋放。此后,勞動年齡人口比重逐年下降。人口紅利衰減使中國經濟面臨減速和轉型升級的壓力。

 

人口結構變化與經濟轉型相互作用

 

人口結構變化推動經濟增長方式由投資主導型向消費主導型轉變。一方面,人口老齡化使凈消費人口比重增加,進而提高了社會總消費率。另一方面,勞動力成本上升提高了居民收入,意味著居民消費能力提升,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越來越大。2016年,最終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64.6%,我國正朝著進一步擴大內需的方向轉變。

 

人口結構變化推動產業結構由工業主導型向服務業主導型轉變。人口老齡化通過消費路徑增加了社會服務需求,對服務業發展產生推動作用。工資水平上漲倒逼勞動密集型產業向資本和技術密集型產業轉型,同時,勞動力素質提升和技術進步為產業轉型創造了條件。目前,服務業已成為我國第一大產業。

 

人口結構變化強化經濟增長方式與產業結構的相互作用。當人口結構由紅利型向老齡化轉變時,經濟增長方式和產業結構相互產生正向沖擊且影響非常顯著,特別是產業結構對經濟增長方式的影響較大。消費驅動能夠帶動產業結構向服務化轉變,產業結構服務化又進一步帶動經濟增長方式向消費驅動型轉變。經測算,我國產業結構對經濟增長方式的貢獻度為28.92%,經濟增長方式對產業結構的貢獻度為6.24%。兩者的相互作用說明,在人口結構轉變期,我國應統籌推進“調結構”和“促轉型”。

 

經濟增長方式和產業結構調整反作用于人口結構變化。產業結構變化引起就業結構的變化,尤其高新技術產業和現代服務業發展需要深化人力資本投資,消費主導的經濟模式也會增加生育行為的機會成本和新生人口的撫養成本。經測算,產業結構和經濟增長方式對人口老齡化的貢獻度分別是17.37%2.24%

 

推動人口紅利向人才紅利轉變

 

保持合理的生育水平,穩定勞動力有效供給。應對人口結構變化要主動作為,深入落實“全面二孩”政策,逐步恢復合理水平的人口生育率,減緩嚴重少子化和快速老齡化疊加造成的人口結構扭曲和“未富先老”壓力,保證人口數量和結構安全。人口政策重心應由數量控制轉向素質提升和結構優化,逐步構建家庭養孩與國家養孩相結合的人口再生產機制。

 

加強人力資源開發利用,推動人口紅利向人才紅利轉變。堅持實施人力資源強國戰略,推動人口大國向人力資源強國轉變,著重提高勞動者素質和勞動生產率。加大人力資本投資,優先解決教育發展和人力資源開發問題。加快培養經濟轉型和產業升級急需的專業技術人才和技能型人才,解決勞動力供求錯位的結構性矛盾。做好留學歸國人員、高校畢業生和新生代農民工的就業創業工作。積極推進事業單位人事制度改革,優化人力資源配置。

 

推進技術進步和要素市場改革,提高全要素生產率。人口結構變化推動經濟轉型的關鍵是技術進步,要加快推進技術進步和實現創新驅動發展。破除勞動力、資本、土地等要素市場中存在的配置扭曲,通過體制機制改革提高資源的配置效率,加快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妥善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系,降低交易成本和改善營商環境。

 

抓住經濟轉型戰略機遇期,發展消費主導型經濟。未來十年是我國應對人口結構轉變和實現經濟轉型升級的戰略機遇期,要充分挖掘消費驅動經濟增長的巨大潛力,引導經濟結構調整與轉型升級。著力提升產品和服務的有效供給,更好滿足消費需求升級和消費結構變化。在控制勞動力成本過快上漲的同時,完善城鄉居民收入增長機制,提高居民消費能力。創造良好的市場秩序和消費環境,保障消費潛力轉化為經濟增長動力。

 

主動適應產業結構服務化趨勢,推動產業轉型升級。合理引導勞動密集型產業升級和轉移,發展資本和技術密集型產業,重點優先發展先進制造業。大力發展第三產業,突出發展生產性服務業,支持老齡產業尤其老年服務產業發展。加快人力資本積累,發揮人才在產業轉型升級中的支撐作用。加強產業發展與社會保障體系的協調,注意產業結構轉型升級的合理速度和地區差異。

熱點信息
  1. 暫無數據
本月熱點信息
  1. 1
    暫無數據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車公莊大街9號五棟大樓B1-1202、北京市朝陽區曙光西里28號中冶大廈10樓1010室
傳真:010-68366500|郵箱:[email protected] | 電話: 010-68366820
Powered by 勞動經濟網 ? 2016京ICP備16010424號

贵州十一选五近200期走势图